“异性拼房”涉黄被封换“马甲”再上线,仍有多款酒店社交APP涉嫌性暗示

App首页显示有附近酒店的列表,其中一个聊天室活跃旅客人数显示达929人。点击“加入酒店”后,便可进入相关酒店聊天室。聊天内容带性暗示,如“谁来敲敲我的门”、“这是约的节奏吗”、“这里不卖茶,卖银”等。


全2409,阅读约需5分钟


▲“睡睡”App启动页,目前该款App已无法下载或使用。资料图片


8月22日,同住拼房的APP“睡睡”上线,因为可以异性拼房引起争议,昨日新京报记者实测发现,苹果系统手机已无法搜索到该款APP,安卓系统手机则仍可通过一些途径下载,但已无法使用,同住拼房方面表示,已将APP主动下架整改。记者注意到,“睡睡”的运营公司和今年年初新京报曝光的“同住酒店拼房”小程序运营公司相关负责人一致,此次为换“马甲”后上线运营。


记者进一步调查发现,市面上存在多款同类可异性拼房的酒店社交APP产品,无需身份证也可约拼房,有酒店受访表示并未与相关APP合作。对此,有律师表示,社交APP平台负有监管责任,上述行为属违规。



━━━━━

“睡睡”涉黄已下线 自称为加强实名制


同住拼房APP“睡睡”日前上线,该类同住拼房的小程序、APP此前因存在暧昧广告、有异性拼房的功能,“涉及低俗、性暗示或色情信息”遭下线,而此次上线的产品被指仍存在上述问题。


同住拼房的官方微博已被清空。新京报记者昨日实测发现,苹果手机用户目前无法从应用商店下载“睡睡”APP,安卓系统手机用户则可通过“安智市场”和“安卓乐园”网站下载。而在使用分享酒店床位和发布拼房需求等功能时,系统提示项目正在维护中。


▲“睡睡”APP开发商8月8日申请简易注销。网页截图 


“睡睡”APP在公告中称,APP下线整改,待升级后,用户需完成实名及公安系统身份验证,才可发布项目。


昨日,针对整改原因,“睡睡”APP创始人吴旭阳告诉记者,APP是主动下架整改,主要因为这两天媒体一直在报道的一些负面情况,而不是因为收到相关部门整改通知。整改是打算将实名认证项目提前,加大实名认证力度。至于什么时候重新上线,吴旭阳表示,得看技术流程。


吴旭阳表示,整改也并非因为异性拼房。对于媒体质疑的异性拼房这个点,吴旭阳否认说,这个功能之前取消了,前两天上架的APP并没有这个功能。他说媒体报道指出的内容是此前功能存在时的截图。


▲“睡睡”App用户说明页面内容被指含有性暗示。资料图片


此外,吴旭阳认为,APP其实已经做到一定程度上的女性保护,比方在设置栏里,女性可以选择拼房性别为“不限”,而不是“女性”。如果确实存在不良好的信息,用户自己可以选择屏蔽。目前APP实名制注册的用户已达80万人,至于男女比例,吴旭阳表示不透露。


除了异性拼房引起争议,APP屡次下线也引起“捞钱”质疑。吴旭阳说,如果需要退钱,可以咨询小蓝客服。睡睡APP客服则称,会员用户如果担心APP不能使用,可以提供姓名、电话和单号等个人信息,“从哪里充值退回哪里”。



━━━━━

住拼房屡换“马甲”公司相关负责人一样


新京报此前报道,被指涉及低俗、性暗示或色情信息的“同住酒店拼房”小程序被微信暂停服务,其运营方为广东与子同住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据媒体此前报道,睡睡APP官网显示,其开发商为广州小蓝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但记者昨日发现,其官网显示的运营商变成了广州圣花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吴旭阳则表示,“睡睡”APP已经转由小蓝人科技公司负责,项目7月开始交接,虽然现在未交接完,但此后不再由其负责。


▲“睡睡”App曾发布“免责声明”,称不提供异性拼房。目前该款App已无法下载或使用。手机截图


而根据国家企业信息信用公示系统,广东与子同住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的总经理显示为“彭会”。广州小蓝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监事也为“彭会”。


此外,广州小蓝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执行董事长兼总经理显示为“付圣华”,而广州圣花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也显示为“付圣华”。在圣花公司的股东信息一栏中,亦出现“彭会”。


另经比对,广东小蓝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登记住所与广州圣花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一致,均为广州市白云区人和镇某地点。


针对上述公司的关系,“睡睡”APP客服未正面回复。



━━━━━

仍有酒店社交类APP存在异性拼房邀约


类似的酒店社交类APP,并非只有“睡睡”。


新京报记者发现,在一款名为“趣住”APP的打开页面中,出现一男一女坐在椅上、举手互相示意的动漫形象。页面上写道,“相遇在酒店。酒店社交,让旅途不再孤独。”


登录APP后,平台会获取定位、访问设备内容及手机号码等权限。注册完成后,平台自动为用户分配了头像、年龄和性别,用户个人签名则被自动填写为:“一人住酒店,欢迎来撩”。



“趣住”App的打开页面显示其有“酒店社交”功能。


昨日,记者在“趣住”上随机与一位名房客私聊,对方开门见山邀请道“你那里酒店可以退了,我们一起住”。


记者发现,趣住APP无需用户进行个人身份认证或入住酒店信息认证,就可在聊天室聊天或与其他用户私聊。


APP首页显示有附近酒店的列表,其中一个聊天室活跃旅客人数显示达929人。点击“加入酒店”后,便可进入相关酒店聊天室。聊天内容带性暗示,如“谁来敲敲我的门”、“这是约的节奏吗”等。其中一位用户在聊天室中散播个人微信账号。添加微信之后,其每隔5分钟向记者发送一条色情视频或聊天内容。


记者随机与一位名房客私聊,对方显得活跃话多,并开门见山邀请:“在北京吗?晚上一起。我出差这里。”并报出自己的酒店位置,表示打车可以报销。当记者问及是否“常用这个软件”以及软件的用途,对方说是第一次用,但理解中就是拼床用的,可节省费用。


▲“趣住”的群聊信息里,不乏“拼房”的房客。手机截图


▲“趣住”APP口号:“相遇在酒店”,昨日,记者体验发现,注册后用户个人签名则被自动填写为:“一人住酒店,欢迎来撩。”


APP上显示的两家酒店方均告诉新京报记者,没有听说过此APP,也从未与此APP有过合作。


此外,类似的酒店社交类APP还有恋爱酒店,该类产品的介绍有类似“为单独外出的您提供丰富的线下社交派对活动”的词汇。该款APP在安卓手机系统搜索可见,应用图标直接带有“脱单”二字。



━━━━━

律师:平台负有监管责任应加强自我审核


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律师刘甲表示,平台应有监管责任,承担相应的义务,防止出现问题,“节省费用可以理解,但异性拼房肯定违法,平台有连带责任。”


采访中,一些酒店表示并不知情类似APP的情况,刘甲表示,这种情况下,APP这样做不合规。平台合规运营有三个前提,一是不和法律法规相违背,二是酒店知晓相关行为且不反对,三是不伤害别人的权利,至于与酒店方共同审核和进行相关信息登记,这些都是技术上的问题。


此外,刘甲认为,平台不应以营利为目的,作为一个拼房交流平台,如果以营利为目的,就需要符合国家相关标准,比方像开设酒店那样,需要工商登记注册审核等。


刘甲表示,这类型平台目前作为创新事物,并无监管方,创新有点打“擦边球”,但创新产物的运营还是要接入管理,并加强自我审核。


昨日,记者向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举报“趣住”存在违法风险,热线接线员称,核实真实性后转交相关部门处理。


新京报记者 周世玲 实习生 潘闻博 编辑 张太凌 校对 郭利琴


班编辑 吾彦祖 花木南

刘强东回国了,被“继续调查”的他接下来可能会面临什么?


聂树斌父亲离世:带着儿子的无罪判决走了


京东回应刘强东在美性侵传闻:传言不实,经过当地警方调查,未发现有任何不当行为



本文部分内容首发自新京报公号“重案组37号”

未经新京报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使用

欢迎朋友圈分享

“异性拼房”涉黄被封换“马甲”再上线,仍有多款酒店社交APP涉嫌性暗示

扫一扫手机访问

    A+
发布日期:2018年09月08日  作者:周世玲 潘闻博   来源微信公众号:新京报;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所属分类:爆文
标签:

发表评论